*_谁的故事
背景:
阅读新闻

*_谁的故事

[日期:2012-05-29] 来源:  作者:赵轶楠 2010级22班 [字体: ]

  时间在彷徨琐碎中暗自踱步。岁月被磨出青灰,旧色覆盖。人总喜欢细腻的活着,窥探曾经遗失的美好……

  新鲜的光线穿透窗帘,在清晨的洁白里蔓延成清醒的白日。老房子墙角的檀木箱虽然过了很多年,靠近了闻,还是有股幽陈的清香味道。这里面搁置了成叠摞的照片和相册,我站在记忆的不远处,所有的年少轻狂都化作潺潺流水,向着无人知晓的地方流淌……青莲悲白发,而我悲年华。成长带给人的虚荣与欲望,让人不断忘却着来自生命深处的本真。也或许是想在这荫荫浮华中抓到一些带有质感的真实,我才用手抚过那一张张曾经的记忆,亦或是曾经的年华……

  那一串堤岸的图片,春天的,天空与水面只相隔那一段点缀着杏桃矜持羞涩的花朵的堤岸。如佳人细腰间轻挽的裙带,美而不妖,是日暮修竹般的凄清,是自开自落的年月。*奶奶经常坐在湖畔的石椅,并肩并靠,并不言语,只望着渺茫无际的湖和那若隐若现的远山的影。是多少并肩走过的岁月,成就了此刻云淡风轻的守望,我无法获知那些风雨浮沉是怎样的把彼此的心灵打磨,终成一块浑元整洁的石子。或许,那便是女娲补天最后缺失的那一块,从不存在于物质的世界,只能够在人心的深处获得。*和奶奶知道它在那里了,于是它就真的在那里了,不因女娲的牺牲,而因人的多情。

  像*一样,年轻的父亲也是如此的精练。他没有眼

镜,却渐染着笃定的目光。背景里身上暗红色的襟衫和深蓝色水桶裤都是那时父亲意气风发的印记。小时的我崇拜极了父亲,这与我日后的不屑与挑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一页页的翻过父亲走过的路,晋中、藏南、水乡,还有些我不知道的无名小处,后来又看到他在北京开会的时的照片,那个我陌生而充满好奇的年轻人已经是我的父亲,他和同龄的人一样,身体微微发福,眼睛里也已经消了大半的锋芒的野心与理想的光芒,他走进了生活,开始变得庸常、谦让、宽容。那大概是油盐浸泡与生活打磨的双重作用。他身后的背景不再是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天安门而是会议中心,人们总是这样,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总是会学会走进目标的身旁,而不是曾经好奇向往的一切繁华。一切的变化究竟是因为物金奢靡的世界终会将所有同化,还是因为那曾经的片段与记忆放到现实中来终是无法掩盖真实的残酷?

  那本稍新的相册里有了我的成长和母亲的渐渐老去。女人大概是天生理想化的动物,生活如苏绣,她们不允许任何粗简侵入自己的生活,她们绣出最细密的针脚,却终是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因为不忍心露出自己慢慢凋敝的过程,女人总是仔细的涂抹着自己的脸。母亲早已不再年轻,紧迫与繁琐的生活使她不再化妆,开始以素面示人,露出最真实的生活印记。不同于父亲在我心中的伟大形象,我曾认为母亲像黑暗的路途中陪伴我的月亮,但不同的是,月虽如水,却不尽水的绵长与柔软。母亲的灵魂没有坚不可摧的外壳,却有着男性不可比拟的隐忍,它将一切包容其中,用岁月慢慢打磨成鹅卵石。于岑寂间,素处以默,妙机其微。

  沧海万物,无尽的空间和亘长的时间中,我遇见他们,父亲让我憧憬生活,母亲让我目视生活,也许时光带走了他们曾经的血气方刚,可也让他们对我的爱化得如老酒挂壁一样粘稠。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剂宽慰的药方,近乎和谐和一种不对称的互补。

  记得曾经用过的胶卷上有一句广告语:照片可以让瞬间的幸福变为永恒。它甚至是一种不真实的生活再现,最会存悦除哀。我曾经痛恨这种虚伪,仿佛生活本是一路清芬,看不见沼泽洼地。但我又不得不承认,只有这种虚伪,才有让人放下一切尘埃,让心在岁月沉淀后变得柔软。

    站起身来,短暂的眩晕让我感觉自己漂浮在这城市上空,我不是这场故事的旁观者。这变迁,这浮躁。我打开的不是*_谁的故事,而是属于我的悠远绵长,是和生命一样长的记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zhouzp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